位置:探索新闻网 > 旅游 > 正文 >

连载:马帮骆驼队过了老爷阁住店,笨老大的计划被大脚妹泄密了!

2022年01月14日 20:15来源:未知手机版

海口装修网

太行脚夫

傅岩伟

第3集

转眼夜幕降临,村西老爷阁下,池岸边上,笨老大若有所思地来回踱步。此事关系自己和兄弟们的身家性命。虽然弟兄们愿为自己出生入死,但为这事冒杀头、坐牢的风险,到底值不值得?

夜幕下的村西口十分热闹,一队队特意赶到这里住宿的赶脚客,从雕梁画栋的老爷阁下匆匆而过。俗话说“进店骡子出店驴”,这时候,着急住店的驮骡、驮马们个个都是一路小跑着扑向早已熟悉的马圈。钉着铁掌的马蹄呱哒呱哒地踏着青石铺成的街道,迸出点点火星。同时也有一队昂首挺胸,阔步前行的骆驼队,正和他们擦肩而过。他们也是特意赶到阁外头,五岔路口住宿的拉骆驼赶脚客。正是迎客时间,老爷阁内的店街上,灯火通明。沿街两排店铺,家家店门大开,店小二提着洋油马灯,不时地招呼着匆匆走过的赶脚人。“住店!住店!便宜!便宜!”“火炕热烧饼,帮你喂牲口!”“烫好了老酒备好了饭,拌上了草料铺好了炕,客官请了——”不管怎样热情,但赶脚客大多都是奔熟人老店而来,很少停下脚步。偶尔也有人沿街买些麻糖(油条)、油糕(油炸糖糕)等小吃,也只是为了尝个鲜儿。他们基本都有固定的店铺接待,熟客优惠打折,他们很看重。常言说“破店不漏针!”井店的店最让人放心的就是安全,客人绝对不会被坑蒙拐骗,也不会丢失一针一线。

估摸着半个时辰之后,店街上渐渐地恢复了安静。累坏了的赶脚人,匆匆吞下几口晚饭,个个倒头就睡。圈里的牲口也惬意地打着响鼻,大口咀嚼着草料。店家们也开始涮锅洗碗,打扫卫生,收拾院落,关门落锁。看着慢慢沉寂下来的山村,笨老大的心里一阵儿紧似一阵儿。想想柳叶,其实两个人并没有做什么岀格的事,但那个细胳膊嫩肉,明眸皓齿,如花似玉的娇小人儿却遭受了致命摧残,心里如同刀绞;想想兄弟们要为他冒死救人,心里又于心不忍。弟兄们已在分头准备,出发在即,容不得他犹豫再三,说不定错过今晚柳叶性命难保,给自己留下终生悔恨。举棋不定,彷徨犹豫是兵家大忌,也是坏事根源,都到这份儿上了,只能干!砍掉脑袋碗口大个疤,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。

老爷阁下的台阶上,放着一包干粮和一葫芦酒。笨老大提起葫芦抿了一小口。这是给弟兄们的壮行酒,心里七上八下的笨老大先用酒给自己壮了壮胆。回想自己从小到大二十多年,还比较循规蹈矩,今晚这件事是最离谱的一件事。唉!听天由命吧!但愿一切顺利!

老爷阁外有一座仙家庙,听说供奉的是一位白马将军,还十分灵验。笨老大这时正万分需要这位神仙的保佑,他正想着进庙去求神,忽然街上一个黑影飘了过来,这黑影手捷眼快,几步就窜到楼阁下台阶前,抱起盛酒的葫芦就送到了嘴边……

“谁?放下!”笨老大急了,这可是他倒扣着酒篓滴了两天才攒出来的这二两汾酒,自己平时一点儿也舍不得沾,岂容他人偷喝。

“是我,笨哥!咱的事被那个丫头片子,大脚妹给告了,蔫二的也被九先生叫过去了。先让我喝口酒压压惊。”笨老大听出来这是五狗儿,更被他说的事惊了个七荤八素。

怎么回事呢?谁泄了密?五狗儿,就在眼前,肯定不是!哭三儿、四瘦他俩人没有什么准备的事做,也不会吧?蔫二的,是他吗?心眼儿多得像蜂窝,是老大比自己都放心的人。“丫头片子,大脚妹?”他当然知道是谁,可她是怎么知道的,她怎么会告发呢?老大一脑门子疑惑,没一点儿头绪。到底出了什么岔子,请看续集——

作者简介:

傅岩伟,男,1956年生人,涉县井店人。1971年高中肄业后务农8年。1979年考入邯郸师专,1981年之后,从事过教学、行政和党务工作。曾主笔编撰《涉县教育志》、《涉县基层党组织工作手册》等书籍。现退休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tsgfkj.cn/lvyou/189268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

...全部链接:

传奇外挂